办公资讯网

天价鸽赛的背后:是竞技还是博彩?

  • 时间:
  • 浏览:35
  • 来源:办公资讯网

赛鸽,早在18世纪初,比利时安特卫普的育种家乌连将岩波鸽同波斯传信鸽、翻飞鸽及史密特鸽结合,培育成世界上优良的品种,被誉为赛鸽的鼻祖。中国明代中叶,人们已用鸽子竞翔取乐,并组织了相应的“放鸽之会”团体。

但是时至今日之国内,赛鸽似乎已经不再是一项竞技运动,而是与博彩业息息相关了。近年来,全国各地鸽赛不断暴出涉赌事件,据南方周末报道,2019年,河北一家赛鸽俱乐部举办比赛时,开出了一个多亿的总奖金。而于同年举办的乒乓球中国公开赛,总奖金仅为274.4万元,与赛鸽相差36倍。2020年12月10日《南方周末》以“隐秘的赌鸽游戏:1250万拍下一只鸽子”为题,披露了当前国内赛鸽涉赌事件。文章称:“赛鸽千万身价背后,是中国信鸽业日益高涨的赛事奖金”、“这是一个极为隐秘的行业,其中暗藏着博彩、税收等各种问题。

在从事法律工作的贵州鸽友甘忠荣看来,赛鸽运动沦陷成赌博,是与赛鸽职业化的初衷背道而驰的。“千公里比赛是欧、美乃至亚洲日本等赛鸽强国的热门赛项。如今的比利时、荷兰、德国、英国的700公里到1000公里赛鸽也是欣欣向荣。无奖金刺激,愉快参赛、心态平和。”甘荣忠先生说,“信鸽比赛本是广大信鸽爱好者参加的群众性体育活动,不是赌博,更不是贵族运动。信鸽运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应以现代社会时尚、高雅、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为主线开展信鸽比赛。但是国内目前所谓的一些职业赛,却成为了有钱人、富豪的赌博游戏,猫腻丛生,乱象连连。这样的比赛早已背离了养鸽、赛鸽的初衷和高尚情趣!”

那么,中国的鸽赛是何时由娱乐竞技向涉嫌博彩的呢?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鸽赛赛事奖金日益高涨起始于中国信鸽协会按照国家相关试点的要求,与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管理部门脱钩后。当时,一家名为中竞鸽(北京中竞鸽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司以承包中鸽协官方网站的名义,开始介入这项活动,没有经过正常的公开、公正和公平的政府采购或者招投标程序,相关合作事项没有公开,也没有公开授权文件或者证明。中竞鸽公司实际上开始全面介入中鸽协的各项管理工作,迅速把很多社会公益和会员服务工作,变为商业收费活动,俨然已成为中鸽协的代言人。在许多赛事上,中竞鸽的员工俨然以中鸽协工作人员一样在赛事现场组织、指挥、协调。

中竞鸽承包了中鸽协官方网站,并逐渐成为全国各地赛鸽的主导者后,公开组织和大力推广了目前在赛鸽界赫赫有名的三大赛事——“世界杯”职业信鸽联赛、国际鸽联“洲际杯”国际公棚鸽王赛、中国信鸽公棚鸽王排名赛。据了解,上述三大赛事不仅没有经过国家体育总局竞赛委员会审批,而且具有大肆引入台湾博彩和变相赌博等一系列做法,淡化和制约群众性信鸽比赛和各种活动,把信鸽运动推向职业化、专业化、博彩化的运动中。

例如,2020中国信鸽公棚鸽王排名赛,总计22个站点,共计有23.7万羽赛鸽、3.9万名会员参赛,仅缴纳的报名费就高达10.1亿元。

再如,2020年世界杯信鸽职业联赛,办赛单位共13个,平均单站收取0.12亿元,共计1.6亿元。这还不包括单站上百个分赛事额外收取的费用,奖金也未计算在内。

此外还有,2021洲际杯国际公棚鸽王赛,费用仅取陕西威力和泰山信鸽国际的平均数3350元,数量共114325羽,则总计缴费就达3.8亿元。

然而,起底中竞鸽公司,细心的人们发现,这家公司与北京联众公司似手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各种扯不清的关系。

提起联众(北京联众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是德州朴克。因为早在多年前,公安部就曾指挥河南、北京、广西等地公安机关联合行动,成功侦破北京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利用网游平台开设赌场案,抓获联众公司执行副总裁秦某、棋牌事业部负责人徐某、大客户部负责人周某及“银商”张某等36名犯罪嫌疑人,冻结涉案资金6500余万元。据当时媒体报道,2010年以来,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下属“德州扑克”项目涉赌资金收入累计达3.35亿元。

那么,中竞鸽与联众究竟又有着怎样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各种扯不清的关系呢?

通过查阅市场监督部门官方网站发现:中竞鸽由关粤和梁戎共同持股,关粤为控股股东,直接持股86.05%,间接持股2.325%,共持股88.375%;梁戎直接持股9.3%,间接持股2.325%,共持股11.625%。见图谱:

 

 

而2005年,关粤任北京联众互动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

联众曾投资过中竞鸽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55%,2017年8月25日退出。

联众还投资过梁戎的企业(北京零禾谷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2017年7月26日退出。投资过关粤的天津云曜在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7年3月24日退出。

而关粤,目前任信鸽协会副秘书长,理事会常务理事,中竞鸽公司实际控制人。梁戎则是信鸽协会信息部主任,医科委副主任,理事会理事,中竞鸽公司股东。

从上述关系中不难看出,无论是德州朴克,亦或是此起彼伏的赛鸽,操盘的似乎仍是同一拨人,而据知情者透露,鸽赛赛事软件开发的也仍与德州扑克是一个技术团队。可见,这是一支专业研究通过博彩吸引人们参与或扑克或鸽赛的“打不死的小强”团队,在一个领域被打击了,换个马甲在另一个领域继续战斗!

对于国内多年以来此起彼伏的鸽赛涉赌事件,贵州红枫赛鸽中心负责人聂一一女士则说:“当赛鸽运动与巨额奖金挂钩,并被大家在互联网里争相吹嘘得天花乱坠时,它的前景,已经危矣!”

面对全国每年大大小小几万到十几万场的信鸽比赛,参赛人数更是高达几十万人次的庞大规模,一生从事法律工作的贵州鸽友甘忠荣认为“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等大问题,是净化中国鸽赛,尽快与国际接轨,落实奥林匹克鸽王评选制度,尽快让中国的好鸽子登上世界鸽坛最高荣誉殿堂。”但是,若实现类似甘荣忠这类鸽友的良好愿望,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中国鸽坛愈演愈烈的诸多乱象,而要解决上述乱象,业内人士指出,单纯靠警方发现并打击显然是不现实的,只有将一些专业从事以赛事为名以博彩为业的公司连根拔起,才能真正还鸽赛于蓝天净土!

评论 0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注册